新一轮低成本融资似乎是“抵御信贷环境可能收紧的最有效工具”,尤其是在欧元区外围国家。

80年代小学学历能出国读本科,在国外靠着送外卖过生活攒积蓄,回到祖国就能开公司做大佬,刚创业的小破公司就能啃下中国银行这样的千万级别的大单。